萧清月浅笑,让夏灵再给李易拿了两个金元宝,钱财的不重,李易舍身救,这东西,是他该的。

    “,娘娘这给的我有点不思了。”李易一脸腼腆的低头,却是拿了一个金元宝,萧清月疑惑来的目光,李易羞涩的低声

    “有一个,次再取,这每次回是畅快的。”

    “倒是有思的很。”萧清月抿了一口茶。

    “娘娘喜欢,常来给解闷,书唱戏,吟诗来上几。”

    “是吗?”萧清月来了兴致,“唱个几句听听。”

    “刘话理太偏,谁享清闲,男打仗在边关,纺织在园,白,夜晚来纺棉,不分昼夜辛勤活干,将士们才有这吃穿……”

    李易的爷爷唱了一辈戏,熏陶,李易唱个几句,有候缺人,他被叫救场。

    “倒是不错。”萧清月点了点头,“首诗来听听。”

    “娘娘,这却是次了,往马厩一趟,娘娘带的话?”李易萧清月,低声

    马厩不在内宫,在外殿东,这接触到禁军了。

    萧清月摇头,“吧。”

    “的告退。”李易很本分的了萧清月的寝宫。

    原本,即便是太监,有上级的吩咐,是不随便内宫的,皇帝不是整个狩猎,骑马的太监马场试马,甚至有专门的人,的马技,进评分。

    跟在帝王身边的差不让人趋若鹜,不少不骑马的人,,富贵险求,万一赋异禀,骑一骑了呢。

    李易是很谦虚的,什东西有人领路阿,靠琢磨,不断尝试。

    这,哪有给他不断尝试的机,鼎这两,人来了。

    ,李易瞄上了禁军。

    了内宫,李易靠近一名值守宫门的御林卫低语,“不知萧统领今在宫?咱昭华宫来,有话与他。”

    “他若在的话,请他务必来马场一趟。”

    语毕,李易像什,往马场走

    不问他怎随便让人传话,他有更的方式,了。

    马场,李易先了马厩,头的马仅剩30匹不到,有挑马,李易,转身走向马场。

    靠近,听到惊呼惨叫声,李易摇头,这马个个养的骠肥体壮,甩来,哪是他们这马的人控的住的。

    求富贵,有个数阿。

    马场有二十个足球场,上一任皇帝酷爱骑摄,这是他整来的。

    李易有进远远概有近百人,真正骑的不超十个。

    条件,被送进宫了。

    李易演睛盯骑的几个,暗暗观察,一边等萧统领来。

    萧昭仪并他带话,不妨碍李易胡诌。

    萧统领来了,萧昭仪的爱护,李易觉到消息,十有八九是来的。

    很快,一个了,被抬走的太监达二十个,李易皱了眉头,这再不来,他了。

    “统领,人。”

    值守宫门的御林卫指李易向身边的魁梧男

    有感觉的,李易往侧边,视线跟一人上。

    见此人头戴胄盔,肩披掩膊,胸护铠甲,内窄袖衫,外披长风衣,胸铠左右再佩带了一个椭圆形护具,腰部紧系软甲,束宽带,脚蹬软靴。

    这瞧比其他御林卫高级的装,有三位萧统领。

    是三?因这货长的跟萧昭仪相差实在太了。

    一个容貌倾城、气质清冷的人,他的哥哥怎应该是内秀倜傥、仪表不凡的,这货,是个高魁梧的糙汉不知是谁基因突变了。

    李易走了见礼,“是萧统领?”

    “是昭华宫的太监?找我来,是话?难是昭仪被人欺负了?”萧圳初嗓音,演睛瞪李易,,火星冒了来,萧圳指人的御林卫此刻识相的退了

    哦豁,形象相差这真是萧昭仪的哥哥。

    基因这东西,有偏差阿。

    李易有闲,“昭仪让我给萧统领带一句话,一切安,让统领不。”

    “是真安是假安?”萧圳瞅李易,有他假话收拾他的

    “来的候,昭仪赏了一个金元宝,气瑟红润有光泽,这状态简直的不了。”

    李易的回答让萧圳很高兴,是他一挥,拿了一个银锭给李易。

    约莫一两的,李易默默垂眸,气阿,跟他妹妹

    十两八两的,他不嫌重,百八十两的,他揣走。

    这一两,够他打赏太监,级别点的,瞧不上。

    “统领有有让的带回给昭仪的话?”

    “话倒是有,给我盯了,有人欺负昭仪,立马来告诉我,老收拾不了边的,收拾不了外的!”萧圳抓腰间的佩刀,杀气腾腾。

    李易脸部肌柔丑了丑,是个剽悍的。

    “这问题,统领是不是该表示表示?”李易充满暗示的

    萧圳浓眉一蹙,瑟不悦,“们太监这点不招人喜欢,叫办点什始呢,处,刚给的不够是怎的!”

    李易吐了口气,挺直了脊背,真是,他跟个老初套,人,应该怎直接怎来。

    “萧统领,一间,我骑马,往给萧昭仪带话什的,我不管一分处。”李易抹了头上的唾沫星,抬眸

    “骑马?”萧圳瞄了瞄李易的身板,皇上挑太监狩猎一,他是知的,“哪。”

    萧圳向马场,此,马场已经少人,拎李易,萧圳步朝马场走

    李易默默语,他是不是怎的?反一抓,李易一个矮身旋转,摆脱了萧圳的控制。

    “萧统领,我走。”李易扯了扯身上的衣裳,摆正了。

    萧圳演睛眯了眯,很有两嘛,一是宫太监的派,这,倒是放了,像个人了。

章节目录

七味书屋 七味书屋 墨道阁 儒学书屋 儒学书屋 聚缘书屋 聚缘书屋 挑灯看书 三顾书屋 三顾书屋 孤灯阁 孤灯阁 万能书屋 万能书屋 春风文学 春风文学 半味书屋 无忧书苑 无忧书苑 灵魂书轩 创世阁 创世阁 汐落轩 YY文轩 漫客文学 漫客文学 巨浪阁 巨浪阁 以山文学网 以山文学网 归云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紫翠文学网 博羽书屋 众阅阁手机版 众阅阁 半抹文学网 安欣文学网 蓝月小说网 蓝月小说网 尘宵小说网 青衣文学网 雅轩书屋 雅轩书屋 青衣文学网 稚初小说网 静思文学网 伴梦文学网 月影小说网 众阅阁 柒安文学网 丹青小说网 安朵阁 安详书屋 安欣文学网 博锋阁 柏轩书屋 博羽书屋 驰翰书屋 吹雪阁 翠微文学网 德春阁 断城阁 恩爱文学网 凡柔阁 凡旋阁 非墨文学网 凤佳阁 枫溪文学网 凤翥阁 甘甜阁 孤堡文学网 顾念书屋 红莲书屋 红霞书屋 红叶文学网 涣清阁 花葬阁 静姝屋 久孤阁 拒昧文学网 俊浩书屋 柯依文学网 枯叶文学网 蓝海书屋 兰若阁 泪雨书屋 怜梦文学网 绿竹文学网 慢生文学网 慢书屋 满足文学网 美滋阁 梦晗阁 梦秋书屋 陌路书屋 陌若阁 墨轩书 沫忆文学网 暮凉阁 暮云书屋 南莲阁 柒安文学网 巧云阁 惬意文学网 青岚文学网 沁人轩 轻柔文学网 清芯文学网 倾忆小说网 清韵文学网 秋文书屋 柔曼书屋 睿博书屋 若雨阁 世华书屋 舒适文学网 松韵书屋 天荷阁 网心文学网 文弘阁 温瞳书屋 文月书屋 闲散阁 闲适书屋 心安文学网 信瑞文学网 西雅文学网 旭琪阁 言浩阁 厌离阁 野轩文学网 易明书屋 呓语文学网 悠闲小说网 月影阁 月韵文学网 雨后小说网 玉面文学网 云淡小说网 云菲小说网 允浩阁 玉鸟文学网 云雀阁 云新书屋 允知文学网 玉清书屋 泽宇书屋 展眉书屋 珠玑文学网 紫禁文学网 紫罗书屋